校媒资讯

首页 > 校媒资讯 > 正文

5.12 || 时隔8年无法忘却的伤口——亲历者忆汶川地震

发布日期:2016-05-12    作者:吉大法学院2014级5班谢雨轩    编辑:张雪     摄影: 网络图片     来源: 法苑芳华微信号 点击:

今天是5月12号。

今天的长春在下雨,大一的孩子撑着伞在跳大舞,送外卖的小哥在路上急急忙忙奔走,朋友圈的代购在不停地推送新的东西——似乎和每一个平常的周四都没什么两样的今天。直到看见同学的说说之后才恍惚间想起:哦,已经过了八年了啊,离汶川地震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啊!久到大部分人已经遗忘,也久到足够让人刻印在心里。我的家在四川省遂宁市射洪县,离震中只有两个半小时车程,2008年5月12日下午,震感强烈,但幸无伤亡。

八年前的我们是什么样子?女孩扎着马尾,男孩留着板寸,十一二岁的年龄,还在为小升初发愁的阶段,吵着嚷着快快长大,不知海啸、地震为何物,认为最大的灾难不过是老师手中的惩戒板。家破人亡、骨肉分离都离我们好远好远,远到我们从来不曾想象,远到我们都以为那不过是肥皂剧里赚人眼泪的情节而已。

八年前的今天,我在做什么?按时吃着早饭,背着书包上课下课,吃完午饭蹲在卧室为老师布置的作业发愁,隔壁正在施工的挖土机不时传出嗡嗡的声音,夹杂着属于这个季节的虫子的叫声,困倦却又惬意。突然隔壁的挖土机似乎是加大了功率,地板甚至整个房子开始剧烈地颤抖,从刚开始的愣神到后来的不吃所措,只能惊慌地呼喊着爸爸妈妈。对面的卧室门打开,爸爸拽着妈妈的手往外跑,大喊:快跑!地震!地震!

地震对于一个六年级的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死亡!意味着必死无疑!惊慌地跑出了家门,跑下楼,看着周围没梳头的阿姨,没穿衣服的大叔,剧烈抖动的房屋,灰尘扬天的道路,第一次真实地感受到:哦,原来这就是地震!

学校无限期停课,滑冰场被改造为收容所,帐篷被一抢而光,街道边全是用钢筋和布料搭建的临时住所,广场变成了最安全的地方,几乎所有的饭店都关门了,所有人蓬头垢面拥挤地住在露天的地方,咬着干瘪的面包,忍受着每一次余震的胆战心惊,也仍然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喜悦。恢复了通信之后关于地震的报道铺天盖地涌来,才知道有个地方叫“汶川”,有座城市叫“映秀”,有个词叫“震中”,还有那么多人在那一天离开了世界。

印象最深的一篇报道是在营救过程中发现深埋废墟的一位母亲弓着身子保护着怀里的小宝宝,被刨出来的时候母亲的身体已经僵硬,小宝宝在怀里正睡得香甜,怀里揣着一个手机,里面写着:宝贝你要记住,妈妈永远爱你。高中遇见了家乡在震中附近的同学,他说床头柜掉落在床上把床砸成了两半,他的表弟在地震中去世,家对面的小学学生的尸体摆满了整个操场,隔壁邻居家的孩子的身体是用麻布装回家的,他说512之后他对每一次余震都能感觉到,他说他的家人现在还住在板房里,他还说等家修好了再带我们去玩……去汶川的时候,当地的导游指着脚下的一个被封的大坑说:当时没时间找家属,为了防止瘟疫,所以好多人都埋在了那里。他还指着一座已经看不出形状的房子说那里是以前的初中,地震的时候最下面两层直接陷入到地下,两层楼的人都没有出来。导游看着整片废墟说这里以前也不好看,可是总有它的样子,没想到现在变成了这样,更没想到有一天我们全部要离开家乡……后来汶川的居民都被迁出,旧城区变成遗址,新城区也慢慢建起,比以前更漂亮,更有特色,撕裂的伤口也已经痊愈,截止的男孩也安上了假肢,失去父母的婴儿也找到了新的家庭,旧坟变新坟,伤口也结痂……时间缓缓流过,就这样过了八年。

每次都有人拽着我问地震的时候你有感觉吗,真的很厉害吗,是不是很惨,伤亡真的很惨重吗……我想,无论我怎么描述也无法描述出,甚至我也并没有真正感受到那种绝望和无助,可是仍然希望我们能永远地记住这一天,记住有很多人在这一天去了天堂,记住有更多人在这一天丢失了笑容,记住世事多难料,记住生命多不容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下一秒身边的人又会在哪里。珍惜眼前人,珍惜每一天。(吉大法学院2014级5班 谢雨轩)

关闭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  Copyright©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吉林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